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?#34892;?/a>
大文学 > 玄幻 > 王国血脉 > 第541章 毫不留情

王国血脉 第541章 毫不留情

作者:无主之剑 分类:玄幻 更新时间:2019-12-26 13:13:07

谢谢,我会记得您的好意,也替我谢谢您女儿的关心,预祝她十一岁生日快乐,波本男爵。”

泰尔斯在座位上礼貌举杯,送走某位上来向他敬酒的宾客,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宴会的热闹嘈杂。

事实证明,成功渡过了开头的尴尬之后,逐圣日宴会比泰尔斯预想得要轻松。

在悠扬的乐曲中,不仅仅是宾客们享受飨宴,热切攀谈,闵迪思厅的仆人也一刻不停地来回上菜奉?#20572;?#35768;多宾客的侍?#29992;?#26356;是穿梭在不同的长桌之间,或帮忙奉酒,或代主传话,完成一次次的服务与社交任务。

宴会厅中央则跟埃克斯特一样留出空地,既是舞台也是舞池,吟游者、小丑、杂技人、演奏家、舞女,不同的表演者轮番上阵,各展所能。

?#28909;?#27492;时,一位吟游者抱琴踱?#21073;?#24050;经开始了他的表演:

“这曲乃鄙人数年间走访西荒,灵感迸发而得的新作,讲述的是十一年?#22467;?#20975;瑟尔王领军深入大漠,在祭坛战役?#28193;?#25932;酋的?#24405;!?/p>

这对泰尔斯而言倒是有股熟悉感,还是乞儿的时候,落日酒吧里常有这样的吟游者,可他们的衣装绝没有如此整洁,歌喉琴艺也参差不齐。

在吟游者悠扬而大气的奏唱间,餐?#28909;?#22312;不断更新,它们按照次序?#27426;?#19978;长桌:

不下五?#20540;?#22902;酪浓汤,蔬菜水果,大小奇特的烤鸟?#22467;?#40095;鱼汤,燕麦粥,卖相欠佳的猪血肠,烟熏牛肉,酱汁烤鸡,炖鹿肉,各种叫不出名?#20540;?#23478;禽野味,生熟海贝,大得可怕的肉丸子,足足十几种不同风格的面包、煎饼、馅饼,还有各种连原材料都看不出来的神奇料理……

?#27604;唬?#21253;括必不可少的各色酒水。

该怎么说,他老爹真有钱?

泰尔斯叹了一口气。

好吧,星辰人确实对?#26434;?#19968;?#31069;?#33267;少跟龙霄城里只会烤烤烤炖炖炖的北地人比起来……

龙霄城。

一想到这里,泰尔斯的心情就低落下来。

“怎么,吃不惯?#20426;?/p>

旁边的伊丽丝姑姑注意到了他。

“不是,只是选择太多……”泰尔斯看着一盘豆子,心不在焉:

“无从下手。”

伊丽丝公主优雅地分割着餐盘里的蔬菜,似有感慨:

“您该去龙吻盆地看看,说起安伦佐的贵族们对菜肴?#26408;?#32454;和苛刻程度……?#27604;唬?#20182;们的口味我也吃不惯就是了……习惯了一处地方之后,就很难适应他乡的美味……”

泰尔斯勉强笑了笑,最终还是学着他姑姑,把魔爪伸向某盘看上去很是小清新的莴苣菜。

有人戳了戳他。

泰尔斯回头,发现是身后副桌上的多伊尔,他的腮帮子鼓得满满当当。

“殿下,能把,”多伊尔用力咽下一口食物,不?#26494;?#26049;哥洛佛的鄙?#21451;?#31070;,指着泰尔斯的桌子,小声道:

“能把调味盐递给我一下吗,对了,包括你左手边那盘牛肉……”

泰尔斯皱?#36857;?/p>

“你的桌子上没?#26032;穡俊?/p>

“有是有,但是嘛,总觉得从殿下您桌子上端来的,吃起来特别有感觉……”

泰尔斯叹了一口气。

他环顾一圈,发现没人注意,这才悄无声息地前倾,顺势把那盘牛肉推到腋后,塞给多伊尔:

“你还真是不客套……”

多伊尔默契而熟练地接过王子给他送来的食物,谄媚一笑:

“因为勋爵不在……咳咳,我是说,因为您是世界上最好最温柔的殿下嘛……”

泰尔斯翻了个白眼,继续对付起他的莴苣菜。

d.d把牛肉向哥洛佛的方向一送,但僵尸只是不屑地扭头,继续喝他的啤酒。

多伊尔无所谓地耸?#22987;紓?#33258;己吃起来:

“你的损失。”

随着时间流?#29275;?#20048;曲奏了一轮又一轮,表演者换了一茬又一茬,宾客们的兴趣反倒高涨起来,宴会里的氛围越发热烈,离座敬酒主动攀谈的宾客们越来越多。

但幸好,泰尔斯的负担还不是太重,因为大部?#20540;?#20154;们都被分流到最高的桌子——他父亲那儿去了。

十数年来难得一次的王室宴会,想借着这个非正式场合朝觐国王的客人不在少数。

凯瑟尔王依旧表情淡定,但他能连贯用餐的时间基本上不超过一分钟——每每有不同背景不同阶层的宾客或拖朋带伴,或单枪匹马,恭谨又期待地上前来觐见国王,打断他可怜的休息时间,还连累了随侍左右的艾德里?#21442;?#38431;长和昆廷总管,包括基尔伯特和裘可·曼等王室重?#36857;?#20063;不得不频频赶来,帮腔敬酒,分流救驾。

虽然铁腕王性子冷酷,但在这场合里,满脸写着无聊的他同样不得不频频举杯,颔首回应,不时贴上两句温言好话,一旁的柯雅王后倒是游刃有余,看得出年轻时娴熟有?#21073;?#31934;于?#35828;馈?/p>

短短半个小时,前来朝觐国王的宾客足足有二三十拨。

看得泰尔斯啧啧称奇。

“别笑,”伊丽丝姑姑淡然无波,一句话毁掉他的心情:

“以后你也一样。”

泰尔斯叹了口气。

心中有事的他难以安心享受他的餐点,便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?#25353;?#20182;的莴苣菜,一边呼?#25509;?#27827;之罪加强感官,注意起周遭。

跟只?#24515;行?#23486;客在场,除了吃喝就是打操的北地贵族宴会比起来,星辰的场合要显得开放许多,非但不限男女(也因此显得文雅许多),酒酣之时,还常看到躁动不安跃跃欲试的男人们离开座位,向盛装打扮光?#25910;杖说?#22993;娘们祝酒献好。

甚至有不少青春靓丽活泼好动的年轻女性?#19981;?#20027;动离座,无视她们家族?#34892;?#30340;白眼与敌视,离开他们的监视,与心仪的对象谈笑风生、交杯换盏、乃至在舞曲奏响时齐入舞池,共舞一曲。

其乐融融,宾主尽欢。

?#27426;?#30495;是如此吗?

泰尔斯心中?#27426;?#22235;面八方的交?#24178;?#36890;过地狱感官的过滤和加强,进入他的耳朵里。

“哦,是吗?#20426;?#35828;服我父?#26700;?#25552;亲’?哼,你上?#25105;?#26159;这么说的,而你觉得你说了这话之后,我就会跟以前一样,晚上?#20302;?#28316;出来让你白操?#20811;?#20415;一句,我要订婚了,而我肚子里的不是你的!”这显然是某?#38405;?#22899;怨偶的尴尬对话。

?#25226;?#22320;的求?#31069;?#27809;错,对方家?#26639;?#36149;,但我只有瞎?#25628;?#25165;会把女儿嫁到那儿去。那帮守旧的山野蛮民,还信着一个叫群山之主的异教?#21543;瘢?#25105;前年拜访过一次,到现在都忘不了他们山里的某个小村落,?#24378;?#27604;原?#26082;说?#31709;火交配习俗……”这是中央领的某位本地贵族。

泰尔斯维持着微笑,地狱感官在听觉里反馈给他的,大多是五花八门的王都八?#26434;?#31038;交攀谈,但不同的方向,不同的长桌上,宾客们交谈的内容还是颇有区别。

“血色之年后,大家发现,一千金币从农田里拉来的两万农夫,还不如一千金?#24050;?#36215;来的两百职业士兵管用,你还记得星湖公爵——哦,上一个星湖公爵——的两千军团把好几万叛军撵得漫山遍野的场面吗……”

这是荣誉役兵们的长桌,他们的主题显得凌厉:

“我就在想,?#28909;?#29579;子?#19981;?#26469;了,那咱们是不是该北上报仇了?要是打起仗,?#38405;?#30340;资历,怎么也能做个卫队副将吧?要知道‘斩马者’迪拉退役之后,攀上了高枝,都混成堂堂警戒厅长了……”

“我儿子在学文法和神学,以及数学,”这是隔壁桌的某位政务官?#29275;?#27491;忧心忡忡地跟同僚们聊子侄出路:

“他心气高,想留在永星城,也许?#20960;?#25919;务厅的文官,兴许想挣个爵位。但我倒希望他回老家求?#22467;?#27605;?#40723;习读?#36828;离战乱,治理有?#21073;?#32737;翠城更是?#34987;?#23433;逸,更胜王都……”

“真羡慕啊,我侄子是我的?#22363;?#20154;,他铁了心要习武从戎,梦想成为正统的骑士。可你也知道,除非你出生就有个好姓?#24076;?#21542;则现在的骑士称号就是个笑话,哪有什么正统可言?看看三名帅吧,他们名义都是骑士,可一个北方佬,一个男人?#29275;?#36824;有一个?#33499;?#21507;饭的恶心男妓……”

泰尔斯叹了口气,?#24471;?#21516;情那位据说能用脸统一西大陆的传说之翼。

“对,埃克斯特手里没了人质,反而加剧了两国的战争风险,加上他们内斗不休,?#22024;?#25105;,北方商路已经寿?#29031;?#23517;了。而未来的潜在生意全部集中在西边和南边,您若是?#34892;?#36259;,我们不妨觅地详谈……”

这是行首和商人们的长桌,谈话偏向实务和生意:

“二十年了,新一?#20540;?#29305;许权售卖应该提上日程了,也许我们该找下一个替死鬼……”

?#21834;?#20182;必须这么做,他家族在王家银行的借款已经快到期了。如果不赌这一趟远航船队,那就只能转让封地,填补亏空……”

泰尔斯没听太懂这些生意经,便把注意力转向中央政要们的桌子:

“不,前几个月西荒边境的骚乱只是局部?#24405;?#19981;会影响王国的政策,当地贵族的?#20174;?#21482;是他们的私自行为,王室和西荒的关系好得很……什么?不不,这?#27604;?#19981;是外交司的官方表态,只是我的个人意见,虽然我确实在外交?#31455;?#20316;……”这是基尔伯特。

“有个领主下令解除了役务,要求领民以钱财相抵,否则必须出让土地……不不不,事实上,陛下没说什么……”这是财政大臣裘可·曼。

?#26263;比唬?#25152;谓‘禁欲?#30475;猓?#26041;为神意’,那已经是过?#26412;?#35265;。相反,若您的封地市场?#27604;伲?#36135;品充沛,可以吸引更多的钱财,也就能做更多的惠政,想必也符合落日旨意……”这是斯蒂利?#24708;?#24503;斯副主教。

“是的,?#26007;?#39046;的某位男爵死在?#28872;?#37324;,但他膝?#36718;?#26377;一个非婚生子……那私生子许诺了一大?#26159;?#35753;女公爵承认他的?#22363;?#26435;……而男爵的属下封臣们显然有不同意见,所以他们找到永星城,想请陛下定夺。到了这一?#21073;?#38376;道就复杂了,没人敢接这个案子……”

狱河之罪咆哮?#29275;?#25226;越来越多的餐桌谈话送进他的耳朵里。

泰尔斯心不在焉地听?#29275;?#19968;边尝试着摸清宾客和王?#26082;?#23376;里关注的重点,一边努力从这些话语里摸索王国的近况,却突然有种奇?#20540;?#24863;觉。

在龙霄城里,宴会也好,听政日也罢,大公也好,伯爵也罢,埃克斯特贵族们的私下闲谈总是一板一眼,有棱有角:

封地、世仇、权力、婚姻、北地之道……

往往沉郁厚重,寒意逼人,如乌云压顶。

但在这里,在星辰……

“什么时代了,还真有人?#22024;?#19968;?#20132;樵迹叫?#21512;一,就能构建家族联盟?得了吧,以?#22467;?#20004;个家族的结合意味着更大的领地和势力。现在?只会带来庞大的维持成本和天价的量地费和爵位承认费,以及家族内的分化?#27675;?/p>

“男爵阁下,你还在想?#25490;?#21093;农民,收税致富?落日啊,您真该开开眼了,好好学学?#20064;?#21644;东海领的同侪们,从同?#20498;?#20250;到商会入股,从经营特许到市场垄断,善用我们的身份和权力,这个时代,我们有太多的方法既得利?#20540;?#21517;了……”

?#21543;?#36319;他说话……这?#19968;?#20197;前就又糙又笨,当上了领主脑子也没换,?#25345;?#26041;式全是最原始、最土不拉几的那一?#31069;?#25105;跟你说,不出两代就要没落的……”

泰尔斯默默倾听,开?#21152;?#25152;明悟。

在永星城里,星辰贵族们的社交与谈话,是如?#35828;亍?/p>

躁动。

不?#30149;?/p>

火热。

变动不休。

泰尔斯深吸一口气,对星辰王国顿时有了更直观的理解。

闵迪思厅。

泰尔斯看着这个王室庄?#22467;?#24515;中感慨:

闵迪思。

看看你做的好事儿。

可未等他感慨完,豪尔赫的声音就钻进他的耳朵里:

“卧槽我跟你们说啊,那时乌?#27900;懿迹?#30005;闪雷鸣,只见奄奄一息的天生之王一边抓住你们的北极星,一边抓住我们的小龙雏,把他俩的小手合在一起,临终托孤:‘唯?#34892;?#24515;相印的真爱,才能唤来真龙降世,拯救此城!’”

泰尔斯表情一黑,放眼望去。

只见在国外来宾的偏席里,麋鹿城的豪尔赫喝得酒酣胸坦,说得唾沫?#23665;Γ?/p>

“国王溘然长?#29275;?#23567;龙雏气得浑身发抖,怒不可遏,只见她面向?#21482;觶?#20208;天长啸:‘龙霄不灭,沃尔顿必报此仇!’北极星与她挽手并立,视死如归:‘你若决心一?#21073;?#29864;星必生死相随!’下一刻,只听砰地一声,你猜怎么?#29275;客郟?#20182;们唤来了一头真龙!说时迟,那时快,只见真龙从天上一屁股砸下来,当场坐死了?#21482;觥?/p>

该?#39304;?/p>

泰尔斯阴着?#31243;?#20102;一会儿,只觉心情更差了,干脆转过一个方向听。

可他很快?#22836;从?#36807;来,在许多的对话里,他自己都是主角。

“我倒觉得,应该要选一位出身不那么高的王子妃,就像柯雅王后一样,最好对平民们有点亲和力,毕竟现在不比以?#22467;?#27888;尔斯王子也不是当年的米迪尔……”

“我听走北边的商人说,泰尔斯王子可是敢跟北方佬硬撼的人,小小年纪就敢跟五位大公决斗……”

“所以他?#26700;?#20102;?#21482;?#34989;击?还活下来了?#20426;?/p>

“不,不是?#21482;觶?#25105;有小?#32769;?#24687;,其实当年啊,是一个秘密邪教团的暗中阴谋,试图操控政局,颠覆埃克斯特……”

“别信这些小?#32769;?#24687;!我?#24515;?#32447;在龙霄城,还算比较了解,这里先把结论摆出来:那就是一场大地震,灾后,北方佬的上层们想要转?#24179;?#28857;,逃避众口悠悠,就编了个?#21482;?#20837;?#20540;?#20511;口。”

“那巨龙怎么说?#20426;?/p>

“也是编的!提振士气,?#31456;?#20154;心。想想看,巨龙降世的时机,埃克斯特国王去世的时机,?#35013;?#31216;王的时机,以及他们扣押王子?#26408;?#21160;,诶,这么一品,真相呼之欲出了吧?什么真相?嘿嘿,我不能再往下说了,自己细品,懂的自?#27426;?#24635;之一句话,我们看问题不能孤立片面地看,要看逼格屁扯,你懂吗,逼格屁扯,大局观!在国家战略的逼格屁扯里,所有事情都是连在一起的……”

“原来如此,还是大人您高瞻远瞩,懂得逼格屁扯,不愧是专业的……”

“哪里哪里……谢谢邀请,我之前人在埃克斯特,刚下马?#25285;?#36825;不,一来就?#33618;?#20204;问到了嘛……”

泰尔斯只能在心?#26700;?#36731;哼一声。

“但我怎么觉得王子和?#35013;拖?#26159;一伙儿的?你看,他们在北地人中挑拨离间,先做掉了烽照大公,再联手搞掉努恩王?我敢打包票,我们的秘科绝?#26434;?#20221;……”

泰尔斯?#25104;?#19968;变。

“嘘,莫谈国事……想一想都知道,我们星辰王国是什么存在,?#21051;?#22810;少事情都忙不过来,会去干这种事情?#33499;?#20010;词:不值。”

“我倒是听说,王子把龙霄城的女大公勾得五迷三道,为了他要死要活的……哈,想想也是,那婆娘认识的都是北边的臭糙?#28023;?#19968;见到我们这些英俊潇洒风流?#35269;危?#21448;有学识有风度的星辰男人,嘿嘿嘿,那还不立马惊为天人,不可自拔,非他不嫁?#20426;?/p>

嗯。

听到这里,泰尔斯?#33251;?#25277;搐。

兴许星辰王国和埃克斯特,它们的?#39184;?#28857;……

比想象的要多。

但是,塞尔玛……

泰尔斯捏紧拳头。

“你不喝酒?#20426;?/p>

泰尔斯回过神,发现是旁边的伊丽丝公主,只见这位容色殊丽的姑姑正晃?#25856;?#37324;?#26408;?#26479;,歪着头,玩味地看着他。

喝酒。

他看?#25856;?#36793;的新酒杯,想起某位邀请过他喝酒的大公,心中?#27426;隆?/p>

星湖公爵?#26376;?#36208;神:

“小孩子不……我是说,我不?#19981;?#21917;酒。”

伊丽丝面?#35835;?#28982;。

“多少喝一点,呡几口也好。”

公主的面上有着几丝红晕,显然特别享受杯中之物:

“按?#23637;?#30697;,王?#39029;?#21592;们,进食的习惯最好别让人看出规律……”

“是啊,我听说了。”

泰尔斯头疼地叹息,环?#24736;?#27675;热烈的宴会厅:

“幸好,我们坐得高,没人在看我。”

伊丽丝轻笑一声,凝视着杯子里?#26408;啤?/p>

“对,没人在看,”公主晃着杯子,声音?#34892;?#21464;调,目光显得深邃:

“但我敢打赌,到了明天,你会觉得所有人都在看你。”

泰尔斯看出他姑姑的些许醉意,笑了笑,并不作答。

“还习惯吗?#20426;?/p>

伊丽?#30475;?#37327;着他:

“你归国后的第一个宴会,?#29275;?#22823;概也是十几年来王?#33402;?#32463;举办的第一个,大家都要?#34892;荒?#21602;。”

泰尔斯顿了一下。

他看?#26049;?#21457;热?#20540;?#23476;会场?#22467;戳斯?#22068;角。

“我觉得挺好的。”

“平安无事,一?#19978;?#21644;。”

泰尔斯缓缓舒出一口气。

“既没有几十个贵族异口同声地指?#24076;?#20320;是私生子野种。”

“也没有一个该死的国王逼着你,去找杀他儿子的凶手。”

“或一群穷凶极恶的北方大?#21402;?#22122;?#29275;?#35201;把你大卸?#19997;欏!?/p>

泰尔斯稍?#26434;行?#20986;神:

“如果略去见面和寒暄的部分……”

“这样和平喜庆的贵族聚会,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了。”

泰尔斯沉默了。

他突觉手腕一热。

“没事的,泰尔斯,”泰尔斯回过神来,发觉是伊丽丝姑姑在桌子下按住他的手腕,柔声道:

“没事的。”

公主静静地凝望着他,眼神里的温柔怜悯让泰尔斯?#34892;?#25215;受不住。

就在此时,马略斯出现在了他们旁边。

“公主殿下,”守望人俯下身子,悄声道:

“您该走了。”

伊丽丝松开泰尔斯的手,皱眉道:

?#25226;?#29237;阁下?#20426;?/p>

只见马略斯压低声音:

“王后需要回宫,现在。”

“她……”伊丽丝转向王后的方向,随即?#20174;?#36807;来:

“哦。”

泰尔斯眯起眼睛:国王的身侧,柯雅王后?#25104;园祝?#21475;中喃喃,她被姬妮紧紧地抓着一只手腕,而身侧的女仆们有条不紊地整装待发。

泰尔斯随即从地狱感官里听见那边的声音:“我的孩?#29992;悄兀柯?#29791;还小,他要?#33618;?#24067;……”。

他心中一黯。

某些宾客注意到了王后,但大多数人都撇开眼神,视若无睹。

马略斯点点头:

“王后需要您的帮助。”

伊丽丝公主缓缓叹息,她向泰尔斯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,随即起身。

马略斯贴心地为她披上?#25918;瘛?/p>

泰尔斯也只能向她道别。

但就在转身?#32948;?#30340;时候,公主突然发话。

“托蒙德。”

听见自己的名字,马略斯顿时一滞。

伊丽丝看着王后,紧了紧身上的?#25918;瘢从?#24189;道:

“你后悔过吗?#20426;?/p>

听见这句话的泰尔斯眉头一皱,正在扒拉莴苣?#35828;?#25163;一僵。

马略斯皱起眉头,他顿了一下,重复道:

“王后需要您,殿下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伊丽丝笑了笑,瞥了瞥了守望人,眼神朦胧而凄清:

“我后悔过。”

马略斯一怔。

下?#24187;耄?#20234;丽丝飘然远去,加入王后的?#28216;欏?/p>

?#24187;搿?/p>

两秒。

无比尴尬的沉默中,泰尔斯清了清嗓子,看着站得无比僵硬的亲卫队长背?#22467;?#35797;探道:“那个,你和姑姑她……”

“别问。”

马略斯头也不回,在王子的身边轻轻坐下:

“你就还是我最?#19981;?#30340;公爵殿下。”

他语气恭谨,不露表情。

可泰尔斯却没来由地心中一寒。

幸好,有?#24605;?#26102;出现了。

“真倒霉啊。”

身后,上完厕所回来的多伊尔拍了拍哥洛佛的肩膀,大咧?#20540;?#22352;下:

?#21543;?#20026;王子的亲卫,我们必须提前垫肚子,不能下场去参与宴会,不能跟姑娘们跳舞,不能……老天,好无聊啊,我真怀念以前。”

多伊尔打了个哈欠。

“你可以的,”守望人从位子上回过头,淡淡瞥视着d.d:

“你完全可以像以前一样。”

“下去加入你父亲的桌子,加入宴会,跟姑娘们跳舞调笑。”

多伊尔猛地?#27426;叮?/p>

在哥洛佛和泰尔斯双双同情的眼神下,他这才僵硬地发现,在原本伊丽丝公主的座位上坐着的是——他的上?#23613;?/p>

?#25226;?#21195;爵?#20426;?/p>

多伊尔意识到大难临头,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。

马略斯冷哼一声:

“你知道,我能让符拉腾上来替你的班,好让你去享,受,宴,会。”

多伊尔颤巍巍地道:

“替——替班?#20426;?/p>

“是啊,你不知道吗?#20426;?#39532;略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:“在闵迪思厅里,无论?#38382;?#20309;地,我总能找到人替你的班。”

“无论是今天。”

“还是你的余生。”

马略斯?#36401;?#24699;地道:

“总能。”

“还想去宴会吗?#20426;?/p>

多伊尔惊恐看向哥洛佛和泰尔斯,但他们都怜悯地向他摇了摇头:

这不是你的错,孩子。

d.d咽了一口唾沫,随即?#20174;?#36807;来,他?#27426;赌?#34955;,抖出一副严肃的表情:

“不不不,长官,您这话就不对了。”

马略斯挑起眉毛:

“什么?#20426;?/p>

只见多伊尔昂首抱臂,凛然慷慨:

?#25353;松?#25110;葬于御座息处,或埋?#33108;?#21629;半途,别无所终。”

多伊尔一脸正气道:

?#25226;?#20250;什么的……身为王室卫队,我们自?#26412;?#24544;职守,岂可自私自利?#20426;?/p>

哥洛佛鄙视地看着他。

泰尔斯则噗嗤一笑:

“真的?但今夜可是来了不少名?#40575;?#22899;,许多不错的未婚姑娘……”

?#29677;媯?#27492;话休要再提,”多伊尔大手一挥,神色坚毅不为所动:“?#28909;?#26377;泰尔斯殿下您在我身边……”

?#21834;?#25105;还要什么姑娘?#20426;?/p>

泰尔斯刚从餐盘里优雅地扒拉出一块莴苣,不由自主?#35835;?#19968;下。

马略斯?#25139;斯?#22068;角,他正想说点什么,?#27425;?#24494;一颤。

下?#24187;耄?#39532;略斯猛地扭头,看向大厅!

那一刻,泰尔斯打了个寒颤。

他突然有种错觉:眼前的守望人,变成了一把利?#23567;?/p>

只见马略斯死死盯着整个宴会厅,冷冷道:

“多伊尔,你马上去宴会里,混进宾客中,多加留意,尤其是神色拘谨和动作僵硬的人……”

多伊尔依旧板着?#24120;?/p>

“不!我要在这里护卫殿下……”

但马略斯回过头,神情一肃:

“我是认真的!”

他的样子让三人都吓了一跳:

“哥洛佛,你去通知艾德里安队长,让他悄然卫护陛下离开,然后召集人手。”

“长官,”哥洛佛疑惑地看着对?#21073;?/p>

“怎么了?#20426;?/p>

悠扬轻盈的乐曲中,马略斯重新看向下方热闹?#27424;?#30340;宴会,眼神警惕:

?#26696;?#21018;,有人从下向上望了一眼。”

望了一眼?

泰尔斯皱?#36857;?/p>

?#20843;俊?/p>

“不知道,”马略斯摇了摇头:

“但我认得那个眼神,那是视死如归的愤恨和绝望……”

泰尔斯一怔。

视死如归。

愤恨和……绝望?

什么意思?

“今晚的宴会里。”

在三人惊疑的目光下,马略斯缓缓按住腰间的长剑,面无表情地道出结论:

“有刺客。”

怎么写都觉得不对劲,写得我好绝望。

(本章完)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?#25351;?#40664;认
?#21482;?/div>
?#21482;?#38405;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?#21073;?#38543;时随地,?#21482;?#38405;读
收藏
听书
听书
发声
男声 女生 ?#24184;?/span> 软萌
语速
适中 超快
音量
适中
开始播放
推荐
反馈
章节报错
当前章节
报错内容
提交
疯狂之七在线客服
股票配资怎么做 股票融资咨询 顺丰控股股票分析报告 35选7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2019年最新消息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股牛网 广东快乐十分 35选7 河北11选5 云南十一选五 10月股票推荐 广西11选5 11选5 股票配资平台 赣州期货配资公司怎么样 好运彩3